menu 小墨迹
more_vert
chevron_right 首页 » 在 2019年6月 发布的文章

感觉自己在哭了,不知道你们算什么,我算什么。摆子说得对,我是输了,我终于是输了,看我不确定是不是因为太认真了,假如我不认真呢,我可能不会哭,也不会真的笑吧,那我该怎么办呢,这样封闭起来么,。 我不知道算什么,也许我一直是错的,早就不该这样,可现在我这样是为什么,自己说的 万物自然 现在这么不自然,原来也不这么伟大,只做自己,不管别人,原来也祈求回应,曾经想坦诚,如今可能更加坦诚,却有更多奢求,不

假如生命是一场考验,那是看谁先觉醒,谁依然迷惘,紧抓生命不放,浪费时间 汨澜说,你们都到人间去!然后,所有的汨泗都被投向人间。 于是我们就来了。 川胥说,我们世界的那些早夭的婴儿一定是幸运的,优秀的,所以,他们不用来到世界接受考验,他们不需要将时间浪费在人间,他们是汨澜的宠儿,不用寻走与人间,便开了慧心,去了澜古。 而这世间所有的人,都将受苦受难,不得清欲,不懂逍遥,终于轮回于世。